当前位置银行股权新闻资讯财经新闻正文

央行降准“礼包”已至,对股份行再额外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

2020-03-16      来源:    阅读数【

市场期盼已久的央行降准“红包”终于到来。

3月13日,央行发布公告称,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降低社会融资实际成本,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于2020年3月16日实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对达到考核标准的银行定向降准0.5至1个百分点。在此之外,对符合条件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再额外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支持发放普惠金融领域贷款。以上定向降准共释放长期资金5500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央行实施“三档两优”政策以来,首次提出额外加大对股份制银行的降准力度。业内人士认为,股份制银行体制机制相对比较灵活,从客户定位来看,以中小型企业为主,在当前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特别是支持中小微企业方面,有独特优势;另外,股份制银行产品服务比较多元化,因此,此次专门提及对股份制银行加大降准力度,是要发挥股份制银行支持中小微企业的比较优势。

降准“礼包”落地

截至13日,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已经持续19日按兵不动,此次新一轮的定向降准也是酝酿已久。在业内人士看来,此次实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十分急迫及必要。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目前复工复产各环节尚未完全协同,产业链、供应链还存在阻滞环节,实体经济需求偏弱,尤其是众多小微企业仍然面临生存、生产困难,需要更大力度、更加精准的金融纾困。在这种情况下,实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是十分急迫和必要的。

为抗击疫情并有序推动经济社会恢复发展,央行加大逆周期调控力度,春节假期后,通过公开市场逆回购、MLF操作累计释放流动性3万亿元,设立3000亿元专项再贷款、5000亿元再贷款再贴现专用额度,并下调逆回购、MLF利率引导LPR下行,降低了实体经济融资成本。

而此次降准早有“预热”。3月10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指出,抓紧出台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措施,并额外加大对股份制银行的降准力度,促进商业银行加大对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贷款支持,帮助复工复产,推动降低融资成本。

中信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明明认为,降准之外,考虑到对冲疫情的需求和中美利差空间,比较合适的降息时点已经到来。MLF降息或将在3月16日落地,预计下调5个基点至10个基点以引导3月20日的LPR继续下行,释放更加“灵活适度”的货币政策信号,向降低实体融资成本的目标更进一步。

温彬指出,随着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政策落地,将释放资金专门服务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等薄弱领域,帮助企业复工复产,提升金融纾困的精准度。同时,资金面的宽松还有助于降低银行资金成本,预计3月20日LPR将进一步下降,从而带动企业融资成本下行。此外,银行当前仍然面临较大的负债成本压力,适时适度降低存款基准利率,将是下阶段货币政策的一个选择。

首次对股份行实行额外降准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央行对符合条件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再额外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这是监管层在实行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时,首次提出对股份制银行实行额外降准。为何要额外加大对股份制银行的降准力度?

温彬认为,在“三档两优”的存款准备金率框架下,股份制银行执行的准备金率介于大型银行和服务县域的银行之间。“股份制银行机制比较灵活,客户以中小型企业为主,在支持中小微企业方面有独特优势,额外加大对股份制银行的降准力度,可为其提供长期低成本资金,优化其负债结构,降低其负债成本,促使其更好发挥在支持实体经济,尤其是中小微企业方面的比较优势。”其表示。

而央行在《2019年四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也提到,今年要发挥“三档两优”存款准备金框架作用,用好定向降准、再贷款、再贴现、宏观审慎评估等工具,加大结构调整力度,支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光大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王一峰认为,此次为股份行额外降准的主要目的还是降低股份行的负债成本,鼓励股份行放贷款。目前股份行的核心存款成本出现一定程度上行,负债成本走高,导致其贷款定价进一步下行面临压力,降准有助于缓解股份行的负债压力。

近期,央行推出的3000亿再贷款,并未覆盖到股份行。日前,国常会增加再贷款、再贴现额度5000亿元则是重点用于中小银行加大对中小微企业信贷支持,也未提及股份行。有业内人士表示,实际上股份行负债压力及成本相对其他银行来说会更大。

温彬还进一步指出,贷款临时性延期还本付息、疫情期间逾期罚息减免等一系列纾困措施实施后,难免对银行盈利水平和资产质量产生影响,而相比于大型银行,股份制银行更需要额外降准等政策支持,从而实现更好地防控风险,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能力。

多国降息带来空间

近期新冠病毒的迅速蔓延给各国金融市场带来前所未有的重创,多个国家纷纷出台经济刺激措施。多国央行的降息动作也促进了新一轮货币政策宽松周期,为中国降准、降息等货币政策打开了空间。中信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明明认为,短期国内经济已出现弱需求和紧信用特征,伴随全球疫情发展,海外宽松大幕拉开。

3月3日,澳洲联储将利率降低至历史低点,宣布降息25个基点至0.50%,这是澳大利亚不到一年的第四次降息。紧随澳洲联储的降息脚步,马来西亚央行3月3日宣布今年第二次下调隔夜政策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2.5%。

同日,美联储宣布大幅降息50个基点,将联邦储备基金利率目标区间降至1%-1.25%。此外,美联储还宣布将支付的银行超额准备金利息下调0.5个百分点。

在美联储宣布降息之后,沙特、阿联酋央行均跟随降息。沙特央行宣布,将回购利率及逆回购利率均下调50个基点。阿联酋央行也宣布降息50个基点。3月4日,加拿大央行下调基准利率50个基点至1.25%,为2015年7月以来首次降息。

3月11日,英国央行意外大幅降息50个基点,意在紧急应对因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经济风险,这也是该国央行自2016年8月以来首次下调银行利率。与此同时,欧盟及其许多成员国也纷纷公布了最新的经济刺激方案。3月13日,挪威央行也同样宣布紧急下调基准利率50个基点至1%。

3月12日,欧洲央行虽宣布维持存款利率不变,但其决定扩大量化宽松政策,净资产购买额将增加1,200亿欧元,并称将提供临时较长期再融资操作,下调现有定向长期再融资操作(TLTRO)利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