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银行股权新闻资讯行业动态正文

详解安邦当年如何吃掉成都农商行 涉事官员先后落马

2015-12-22      来源:南方周刊    阅读数【

来源:南方周末


2011年,尚不起眼的安邦保险成功摘得成都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成都农商行)控股权,仅仅4年时间,这笔56亿元的投资即可收回成本。收购完成以来,这家注册资本排名全国第一的农商行,一直是安邦如今万亿资产版图中,最最重要的一块。


接近安邦的人士告诉记者,2013年末,安邦总资产约7000亿元时,成都农商行的总资产是4293亿元;而到2014年底,安邦达到万亿元规模,成都农商行的总资产约为6000亿元,继续保持十分天下有其六的地位


这块巨大的财富蛋糕,安邦保险如何获得?


优势独特的千亿银行


成都农商行,由原来的成都市农村信用社,于200912月更名后成立,20101月正式挂牌。


成立之初,成都农商行注册资本58.98亿元。其中,属于成都市国有资本系统的公司:成都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成投集团)为第一大股东,占股9.83%;成都市现代农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占股7.53%;成都市兴光华城市建设有限公司,占股5.09%;成都欣天颐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占股4.61%;成都市协成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占股3.93%


这五家相加,占股30.99%。这就意味着,彼时,成都市政府对成都农商行相对控股。


截至2010年年底,其资产总额已达1603亿元,较两年前增长41.6%;各项存款余额1315亿元,较两年前增长74.2%;各项贷款余额826亿元,较两年前增长64.2%


该行一位前管理层人士告诉记者,彼时的成都农商行,包括之前的成都农信社,资产优良,农户的存款,虽然单个数额不大,但总体而言,存款稳定、可靠,这在银行业里是很难得的。


该人士还介绍,除此之外,成都农商行还有一项非常明显的优势,是成都地区营业网点最多、覆盖面积最广的银行


不起眼的安邦


然而,也就是在201012月,成都农商行召开临时股东大会,通过了一个增资扩股议案:将总股本58.98亿股、注册资本58.98亿元,扩充至100亿股、100亿元。100亿元的注册资本,在全国所有的农商行里,排名第一。


新增的41.02亿股,以每股定价1.6元募集,因此总计募集65.632亿元。其余24.612元溢价,列入资本公积。


怎样确定每股1.6元的增发价格?


记者得到的一份上述临时股东大会的会议材料,对此作出了解释:


其一,这是基于资产评估结果,成都农商行根据第一届董事会第十一次会议决议,聘请中介机构以20091231日为基准日对本行进行了清产核资和资产评估,评估结果为1.399/


其二,遵循市场原则综合考量目前的市场环境、本行资产质量、经营状况、未来成长性等因素,作为定价参考


其三,考虑战略合作价值。新引入的战略投资者,能在跨区域发展、人才培训、风险管控、科技建设、后台集中管理及业务领域方面给予支持和合作


其四,维护现有股东权益。即在1.399/股的基准价上,加上2010年的可供分配利润,归属于增资扩股前的股东。


因此,确定了1.6/股的价格。


此中所谓新引入的战略投资者,即是安邦。


安邦当时出资56亿元,拥有成都农商行35亿股股份,占35%股权,已处于相对控股地位。


而原有的股东,或多或少也参与了增资,但持股比例已被稀释。属于成都市国有资本系统的成投集团等五家股权相加,已由原来的30.99%,下降为21.99%。前十大股东中,除安邦外,其余9家加起来也只有33.09%


同时,来自安邦的陈萍、赵虹、李军、张晔、姚大锋、李剑飞,在后来进入董事会担任董事,并推举王明德担任独立董事。因此,在14人董事会里,安邦至少占得半壁江山,并囊括董事长、副董事长、行长的职务。


实际上,在入股之时,作为战略投资者的安邦,注册资本只有51亿元,总资产256.74亿元,全年营业收入73.83亿元,净利润5.08亿元。即使在保险行业里,也是不起眼的小角色。由它来并购成都农商行的千亿元资产,这是一出不折不扣的蛇吞象交易。


与成都的渊源


记者采访所知,这桩交易,从一开始就在成都的政界、商界,引起了较大争议。多位官员、商人表示,这其中或有贱卖国有资产的嫌疑。


20113月和11月,银监会四川监管局和中国银监会,分别批复同意了这一增资扩股方案。同年1111日,增资、验资工作,全面完成,公司章程亦修订完毕。


至此,安邦保险对成都农商行的蛇吞象,尘埃落定。


巧合的是,就在上述工作完成的前一天,也就是20111110日,成都市主要领导更迭,时任市委书记李春城离任。


该市市委一位官员对记者称,新任的成都市委领导,至少两次在会议上,对安邦收购农商行的这一交易,表示严重不满,并称这桩上千亿元的国有资产买卖,(当初)都没有上市委常委会讨论


值得指出的是,在正式收购成都农商行之前,安邦还与成都市官方完成了一项重要交易,那就是买下了成都天府大道北段966号园区12号楼


那片园区办公楼是原来成都市的新行政中心,占地255亩左右,建筑面积约37万平方米,共有六栋形似北京奥运会主体育场——“鸟巢状的办公楼(即1-6号楼),呈莲花瓣状放射排列,中间则是一栋类似国家大剧院巨蛋的椭圆形办公楼。整体建筑气势磅礴、蔚为壮观。


20083月,成都市政府部门陆续搬入办公。20085月,汶川地震。当年7月,成都市政府宣布搬出这片富丽堂皇的大楼,将该行政中心处置变现。同年11月,民生银行以3.6亿元的价格,买下其中的6号楼。


20107月,成都市政府在成都农村产权交易所网站上挂出公告,转让12号楼,挂牌价4.92亿元。同时,对受让方条件,做出特别具体的种种规定。


201091日,交易达成。受让方就是安邦,成交价格,就是4.92亿元。


有人欢喜有人愁


接近安邦的人士告诉记者,控股成都农商行之后,安邦将数百亿元保费收入,包括理财险收入,存入了该行——如仅仅在2014年第三季度,即有42亿元协议存款存入,且存款期限达到5年零1个月,这有助于提高银行的对外贷款能力。同时,在城区,成都农商行还新增了不少营业网点。


安邦自身也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2013年,成都农商行全行资产总额达4293.16亿元,存款余额2602.04亿元,贷款余额1336.00亿元,存贷款增量分列成都全市金融机构第一和第四位,存贷款余额分列第三和第五位。净利润45.21亿元,同比增长33.76%;每股净资产2.02元,同比增长27.04%;每股净现金流5.38元,同比增长10.93%


同样在2013年里,上海文俊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文俊),从新湖中宝股份有限公司(600208.SH)手中,受让了其持有的4.875亿股成都农商行股票,每股转让价为1.79元,合计8.73亿元。上海文俊自此持有成都农商行4.88%的股份,成为其第三大股东。


再加上持股1.79%的第十大股东北京涛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也与安邦关系密切,安邦或可实际掌握的成都农商行股权达41.67%


2014年的年报尚未披露,安邦保险集团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成都农商行在2014年年底,总资产有望增长至6000亿元左右,盈利水平进一步提升。


这意味着,从201111月正式入主算起,安邦保险只需要4年的时间,即到2015年,就可以收回56亿元的全部投资。


此外,截至2013年年底,成都农商行还拥有各层级机构634家,其中总行营业部1家,分行3家,一级支行27家,二级支行91家,分理处512家。并且,在这些网点里,获得保险兼业代理资格的网点总数增至466。这无疑非常有利于安邦保险集团掌控的安邦财险、安邦人寿、和谐健康等保险公司的产品销售。


但有人欢喜也有人愁。


在此桩交易发生期间主政成都的几位主要官员,都在此后落马。


安邦入股之前成都农商行原来的第一大股东、时任成投集团董事长吴忠耘,在201312月被纪检部门调查,后移送司法;201412月,一审被判处死缓。


这些官员,包括已然一审判决的吴忠耘,涉案材料、司法文书迄今未予公布。记者向有关部门询问,亦被以事情敏感等理由婉拒。

 摘要在入股之时,作为“战略投资者”的安邦,注册资本只有51亿元,总资产256.74亿元,全年营业收入73.83亿元,净利润5.08亿元。即使在保险行业里,也是“不起眼的小角色”。由它来并购成都农商行的千亿元资产,这是一出不折不扣的“蛇吞象”交易。


  


  2011年,尚不起眼的安邦保险成功摘得成都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成都农商行)控股权,仅仅4年时间,这笔56亿元的投资即可收回成本。收购完成以来,这家注册资本排名全国第一的农商行,一直是安邦如今万亿资产版图中,最最重要的一块。


  接近安邦的人士告诉记者,在2013年末,安邦总资产约7000亿元时,成都农商行的总资产是4293亿元;而到2014年底,安邦达到“万亿元”规模,成都农商行的总资产约为6000亿元,“继续保持‘十分天下有其六’的地位”。


  这块巨大的财富蛋糕,安邦保险如何获得?


  优势独特的千亿银行


  成都农商行,由原来的成都市农村信用社,于2009年12月更名后成立,2010年1月正式挂牌。


  成立之初,成都农商行注册资本58.98亿元。其中,属于成都市国有资本系统的公司:成都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成投集团)为第一大股东,占股9.83%;成都市现代农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占股7.53%;成都市兴光华城市建设有限公司,占股5.09%;成都欣天颐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占股4.61%;成都市协成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占股3.93%。


  这五家相加,占股30.99%。这就意味着,彼时,成都市政府对成都农商行相对控股。


  截至2010年年底,其资产总额已达1603亿元,较两年前增长41.6%;各项存款余额1315亿元,较两年前增长74.2%;各项贷款余额826亿元,较两年前增长64.2%。


  该行一位前管理层人士告诉记者,彼时的成都农商行,包括之前的成都农信社,资产优良,“农户的存款,虽然单个数额不大,但总体而言,存款稳定、可靠,这在银行业里是很难得的。”


  该人士还介绍,除此之外,成都农商行还有一项非常明显的优势,“是成都地区营业网点最多、覆盖面积最广的银行”。


  不起眼的安邦


  然而,也就是在2010年12月,成都农商行召开临时股东大会,通过了一个增资扩股议案:将总股本58.98亿股、注册资本58.98亿元,扩充至100亿股、100亿元。100亿元的注册资本,在全国所有的农商行里,排名第一。


  新增的41.02亿股,以每股定价1.6元募集,因此总计募集65.632亿元。其余24.612元溢价,列入资本公积。


  怎样确定每股1.6元的增发价格?


  记者得到的一份上述临时股东大会的会议材料,对此作出了解释:


  其一,这是“基于资产评估结果”,成都农商行“根据第一届董事会第十一次会议决议,聘请中介机构以2009年12月31日为基准日对本行进行了清产核资和资产评估,评估结果为1.399元/股”。


  其二,“遵循市场原则”,“综合考量目前的市场环境、本行资产质量、经营状况、未来成长性等因素,作为定价参考”。


  其三,“考虑战略合作价值”。新引入的“战略投资者”,能“在跨区域发展、人才培训、风险管控、科技建设、后台集中管理及业务领域方面给予支持和合作”。


  其四,“维护现有股东权益”。即在1.399元/股的基准价上,加上2010年的可供分配利润,归属于增资扩股前的股东。


  因此,确定了1.6元/股的价格。


  此中所谓新引入的“战略投资者”,即是安邦。


  安邦当时出资56亿元,拥有成都农商行35亿股股份,占35%股权,已处于相对控股地位。


  而原有的股东,或多或少也参与了增资,但持股比例已被稀释。属于成都市国有资本系统的成投集团等五家股权相加,已由原来的30.99%,下降为21.99%。前十大股东中,除安邦外,其余9家加起来也只有33.09%。


  同时,来自安邦的陈萍、赵虹、李军、张晔、姚大锋、李剑飞,在后来进入董事会担任董事,并推举王明德担任独立董事。因此,在14人董事会里,安邦至少占得“半壁江山”,并囊括董事长、副董事长、行长的职务。


  实际上,在入股之时,作为“战略投资者”的安邦,注册资本只有51亿元,总资产256.74亿元,全年营业收入73.83亿元,净利润5.08亿元。即使在保险行业里,也是“不起眼的小角色”。由它来并购成都农商行的千亿元资产,这是一出不折不扣的“蛇吞象”交易。


  与成都的渊源


  记者采访所知,这桩交易,从一开始就在成都的政界、商界,引起了较大争议。多位官员、商人表示,这其中或有“贱卖国有资产”的嫌疑。


  2011年3月和11月,银监会四川监管局和中国银监会,分别批复同意了这一增资扩股方案。同年11月11日,增资、验资工作,全面完成,公司章程亦修订完毕。


  至此,安邦保险对成都农商行的“蛇吞象”,尘埃落定。


  巧合的是,就在上述工作完成的前一天,也就是2011年11月10日,成都市主要领导更迭,时任市委书记李春城离任。


  该市市委一位官员对记者称,新任的成都市委领导,至少两次在会议上,对安邦收购农商行的这一交易,表示严重不满,并称这桩上千亿元的国有资产买卖,“(当初)都没有上市委常委会讨论”。


  值得指出的是,在正式收购成都农商行之前,安邦还与成都市官方完成了一项重要交易,那就是买下了成都“天府大道北段966号园区1、2号楼”。


  那片园区办公楼是原来成都市的“新行政中心”,占地255亩左右,建筑面积约37万平方米,共有六栋形似北京奥运会主体育场——“鸟巢”状的办公楼(即1-6号楼),呈莲花瓣状放射排列,中间则是一栋类似国家大剧院“巨蛋”的椭圆形办公楼。整体建筑气势磅礴、蔚为壮观。


  2008年3月,成都市政府部门陆续搬入办公。2008年5月,汶川地震。当年7月,成都市政府宣布搬出这片富丽堂皇的大楼,将该行政中心“处置变现”。同年11月,民生银行以3.6亿元的价格,买下其中的6号楼。


  2010年7月,成都市政府在“成都农村产权交易所网站”上挂出公告,转让1、2号楼,挂牌价4.92亿元。同时,对受让方条件,做出特别具体的种种规定。


  2010年9月1日,交易达成。受让方就是安邦,成交价格,就是4.92亿元。


   有人欢喜有人愁


  接近安邦的人士告诉记者,控股成都农商行之后,安邦将数百亿元保费收入,包括理财险收入,存入了该行——如仅仅在2014年第三季度,即有42亿元协议存款存入,且存款期限达到5年零1个月,这有助于提高银行的对外贷款能力。同时,在城区,成都农商行还新增了不少营业网点。


  安邦自身也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2013年,成都农商行全行资产总额达4293.16亿元,存款余额2602.04亿元,贷款余额1336.00亿元,存贷款增量分列成都全市金融机构第一和第四位,存贷款余额分列第三和第五位。净利润45.21亿元,同比增长33.76%;每股净资产2.02元,同比增长27.04%;每股净现金流5.38元,同比增长10.93%。


  同样在2013年里,上海文俊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文俊),从新湖中宝股份有限公司(600208.SH)手中,受让了其持有的4.875亿股成都农商行股票,每股转让价为1.79元,合计8.73亿元。上海文俊自此持有成都农商行4.88%的股份,成为其第三大股东。


  再加上持股1.79%的第十大股东北京涛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也与安邦关系密切,安邦或可实际掌握的成都农商行股权达41.67%。


  2014年的年报尚未披露,安邦保险集团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成都农商行在2014年年底,总资产有望增长至6000亿元左右,盈利水平进一步提升。

  这意味着,从2011年11月正式入主算起,安邦保险只需要4年的时间,即到2015年,就可以收回56亿元的全部投资。


  此外,截至2013年年底,成都农商行还拥有各层级机构634家,其中总行营业部1家,分行3家,一级支行27家,二级支行91家,分理处512家。并且,在这些网点里,“获得保险兼业代理资格的网点总数增至466个”。这无疑非常有利于安邦保险集团掌控的安邦财险、安邦人寿、和谐健康等保险公司的产品销售。


  但有人欢喜也有人愁。


  在此桩交易发生期间主政成都的几位主要官员,都在此后落马。


  安邦入股之前成都农商行原来的第一大股东、时任成投集团董事长吴忠耘,在2013年12月被纪检部门调查,后移送司法;2014年12月,一审被判处死缓。


扫一扫公众号 时时关注最新动态

分享到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