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银行股权新闻资讯财经新闻正文

农商行股权质押贷款法律风险及防范分析

2016-05-11      来源:芮城信合之讯    阅读数【

        农信社、农合行改制成农商行后,形成了农商行股权结构多元化的局面,伴随着股东融资需求的增加,农商行股东将所持农商行股份质押贷款的情形也日益增多。近些年,也陆续出现一些农商行股权质押贷款出现风险,质押股权被法院冻结,导致债权银行无法就质押股权对抗第三人优先受偿,最终致使贷款行蒙受损失,同时也损害了股权标的银行的声誉。因此,如何将农商行股权质押贷款做得符合法律规范,显得至关重要。


  真实案例


  2013年9月3日A公司以所持B农商行的1650万股权(持股比例7.57%)在C农商行质押贷款1500万元,期限一年。A公司和C农商行签订了质押合同,A公司将股金证交由C农商行保管,并向B农商行办理了质押止付,但未能在工商部门办理质押登记。借款期限内因借款人A未能按时结息,C农商行根据借款合同约定于2014年5月21日宣布贷款提前到期,向B农商行出具了《协助处置转让股份的通知》。2014年6月4日,经多方协商,A公司将质押股份转让给D公司,股权所在行B农商行向当地银监部门上报了该股权转让请示。2014年6月5日转让双方办理了资金划转及股权证变更手续,并以转让款偿还了在C农商行的贷款。至此质押股权转让还款手续完成。2014年6月6日,A公司因其他债务纠纷,被其他债权人起诉,市中级法院向B农商行送达了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协助冻结A公司所持的1650万股股权。2014年12月11日,市中级法院向B农商行下达责令追回被转移财产的执行通知书,要求B农商行追回转让股权,理由是未取得银监部门批复的前提下进行股权转让。收到执行通知书后,B农商行向省高级法院提出上诉,省高级法院撤销了市中级法院的执行通知书,但认定2014年6月6日送达的协助执行通知书有效。目前,市中级法院拟对该股权进行拍卖处置。受让人D公司为确保自身权益不受损失,已提起确权之诉。同时D公司认为B农商行转让股权的过程中隐瞒了未取得银监部门批复的事实,存在欺诈行为,已向法院提出了维护其合法权益的要求。


  分析以上案例,主要存在以下问题:


  股权未能办理质押登记。对于这点每个债权银行也很无奈,非不为也,实不能也。物权法将股权质押定性为权利质押,第226条规定:“以基金份额、股权出质的,当事人应当订立书面合同;以基金份额、证券登记结算机构登记的股权出质的,质权自证券登记结算机构办理出质登记时设立;以其他股权出质的,质权自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办理出质登记时设立”。B银行为非上市银行,因此该股权应在工商部门办理质押登记,但是根据《湖北省内资公司股权出质登记暂行办法》(鄂工商注[2008]114号)第11条第3款规定:“出质股权所在公司为股份有限公司的,出具武汉光谷联合产权交易所等具备条件的股权登记托管机构的股权登记证明文件”。由农信社、农合行改制成的农商行为股份有限公司。因此,根据该暂行办法,农商行股权质押需将股权在武汉光谷联合产权交易所进行托管。根据武汉光谷联合产权交易所出台的《湖北省非上市公司股权质押融资业务规则》第5条:“出质人和质权人在办理涉及股权质押融资相关业务时,应先在光谷联交所办理股权登记托管,可委托光谷联交所进行股权质押登记,依托光谷联交所开展股权质押融资业务,以确保自身的合法利益。”因此,案例中股权标的行B农商行由于未在光谷联交所办理股权托管,导致市工商局未能受理C农商行的股权质押登记申请。最终导致质权未能设立,被市中级法院冻结,无法就该股权对抗第三人优先受偿。


  股权转让未报银监部门批准。商业银行法第28条“任何单位和个人购买商业银行股份总额百分之五以上的,应当事先经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批准”,本条从法律层面对商业银行股权变更作了限制性规定,而后出台的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2015年第3号令《中国银监会农村中小金融机构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则是作为部门规章对商业银行股权变更制定了具体的操作实施细则,其中第61条规定“农村商业银行变更持有股本总额1%以上、5%以下的单一股东,由法人机构报告银监分局或所在城市银监局;持有股本总额5%以上、10%以下的单一股东的变更申请,由银监分局或所在城市银监局受理、审查并决定。农村商业银行持有股本总额10%以上的单一股东(社员)的变更申请,由银监分局或所在城市银监局受理,银监局审查并决定,事后报告银监会”本案中,A公司作为单一股东转让股权标的行B农商行7.57%的股权,达到了银监会3号令所设的5%以上10%以下的股东变更标准,该转让申请应当报市银监分局受理、审查并决定。而B农商行只是在股权转让当天向银监分局上报了股权变更请示,尚未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复。市中级法院也正是据此向B农商行下达了执行通知书,要求追回转让股权。


  综上所述,C农商行的这笔以B农商行股权质押贷款,虽然签订了质押合同,办理了内部股权证变更手续,但未在工商部门办理质押登记,致使质权尚未设立,C农商行无法就该股权优先第三人受偿。同时,在B农商行股权转让变更的过程中,由于未执行监管规定,该股权转让行为属无效转让。目前该案尚未定论,但结合现有条件,C贷款行和B股权标的行败诉的可能性很大。


  对农商行股权质押贷款的建议:


  遵守法律法规,为债权安全奠定基础。除符合上述提到的各项法律及规章制度外,还应符合公司法第142条“公司不得接受本公司的股票作为质押权的标的”,换言之就是商业银行不得接受以本行股权作为质押物的股权质押贷款。又如,银监会2015年3号令第10条“单个自然人及其近亲属合计投资入股比例不得超过农村商业银行股本总额的2%;职工自然人合计投资入股比例不得超过农村商业银行股本总额的20%”等,这些都是在股权变更时应当注意和遵守的规章制度。在确保股权变更合法合规的前提下,再对每笔股权质押贷款签订质押合同,在工商部门办理质押登记,取得工商部门出具的书面股权质押登记证明,以达到对抗第三人的效果。


  办理股权托管,为股权质押排除障碍。建议以省联社为依托,牵头组织全省农商行的股权托管工作。2014年安徽省的农村商业银行系统已与安徽省股权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签订集中登记托管协议,正式全面启动农村商业银行股权集中登记托管工作。股权托管不仅能为股权质押融资排除障碍,也有利于托管银行规范运作,提高经营管理水平,有利于吸引社会资本,是农商行股票公开发行、上市的必由之路。


  加强农商行股东管理,完善董秘制度。市场经济条件下,本不应该对进入商业银行的资本进行限制。但是由于商业银行的特殊性,商业银行法和银监会发布的部门规章都对商业银行的发起人和股东有严格的资格要求。引入实力雄厚且符合监管要求的投资者,对维持商业银行经营稳定性有重要作用。此外,完善董事会秘书制度,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实时监控农商行股权变更状况,对达到银监部门监管标准的第一时间向董事会报告,并按要求上报监管部门 ,从源头上预防股权的不合规变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