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银行股权新闻资讯综合新闻正文

农商行:利润最大化与服务三农如何平衡

2012-05-07      来源:中国经济网    阅读数【

  导读:农商行一旦上市,资本市场更加有力的约束必然促使其高度关注经营利润最大化,此时服务‘三农’与追求利润最大化的矛盾可能被放大。如何做好两者之间的平衡、实现经济效益与支农的互利共赢等课题,对农商行来说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

  “我认为在质量监控评价标准及风险可控的前提下,鼓励中小银行上市是一个应该采取的积极政策。因为银行业的企业结构应该大、中、小相融合,只有微型银行和小、中型银行合理配置,才能对地区各种经济结构、产业延伸和投资体系有更深入广泛的服务。”盛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玉坤近日在接受《农村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 


  记者从中国证监会网站获悉,监管部不久前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审核工作流程及申报企业情况。这一利好消息标志着中小银行上市闸门历经4年之久正式打开,但关于挑战和考验的话题也随之而来。 


  资本市场不再缺位 


  农村商业银行获准上市,标志着资本市场体制进一步健全和完善,农商行不再缺位资本市场 


  证监会公布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报企业基本信息情况显示,截至2012年1月31日,沪、深两市共有485家公司排队上市,其中有14家地方银行递交了上市申请。江苏省张家港农商行、常熟农商行、江阴农商行、吴江农商行4家农商行排队位置相对靠前。 


  对敢于第一家吃螃蟹申请上市的张家港农商行来说,他们的反应更为众人所关注。“作为国内第一家由农村信用社改制组建的农村商业银行,张家港农商行始终将登陆证券市场看作是企业改善股权结构、提高公司治理水平、提升品牌形象、增强支农实力和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一环。”张家港农商行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 


  据介绍,2007年,张家港农商行顺利成为国内第一家进入上市辅导期并提交上市申请的农商行,然而,2008年因股市过于低迷等原因,证监会曾一度暂停IPO审核,排队一等就是3年时间。 


  有关专家认为,此次证监会公布上市申报流程,进一步增加了透明度,也预示着申报企业不必再“摸着石头过河”,“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的局面终将打破,农商行申请上市迎来曙光。 

  金融监管层对于农商行的上市也表达了积极的态度。银监会从高层到相关部门负责人都曾先后公开表示,银监会将一如既往地鼓励和支持符合条件的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公开上市,同时推进构建逆周期的金融宏观审慎管理制度框架,大力推动农村中小金融机构改革发展。而对资质良好、经营特色鲜明的张家港农商行,银监会则一直持支持上市的态度。 

  据证监会相关人士介绍,农村商业银行获准上市,这不仅标志着我国资本市场体制进一步健全和完善,让在支持地方经济中发挥较大贡献的农商行不再缺位资本市场,而且也标志着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精神得到进一步贯彻落实,对全国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的改革发展将会产生积极的影响。 


  据悉,4家农商行中,张家港农商行、江阴农商行选择深交所上市,常熟农商行、吴江农商行则选择上交所上市。 


  公开透明监管到位 


  农商行上市后,根据监管部门对上市公司的要求,必须规范信息披露制度及增强信息披露透明度 


  农商行上市究竟能给资本市场体制和全国的中小金融机构带来什么?人们一直关注的相关问题又如何解决? 


  北京工商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副教授张正平认为,农商行之所以对上市兴趣高昂,关键在于它不仅能满足融资需求,还有助于加快建立现代金融企业制度。而且,农商行上市将有助于其优化激励机制,资本市场中的融资规则使股价表现与经营者的收益联系在一起。因此,资本市场上的这些关系将激励管理层更加积极地改善银行的经营管理,优化银行的资产质量,提高银行的经营业绩。 


  张玉坤认为,大银行毕竟决策层面高、管理成本相对也高一些,它们对偏远、落后地区,小微企业和民间的灵活投资,反应速度、积极性及利益驱动能力有限。 


  “其实,大家在中小银行上市的事情上都担心这几个方面的问题。”张玉坤直截了当地说。 


  首先,中小银行的风险性和波动性对于股民来说未来投资是否存在风险较大的侵害?“我认为,银监会和证监会采取了互相联动的监管方法,对中小银行以符合质量的标准来进行控制,对能够控制风险这一点上,防范措施是可行的。” 

  其次,对规模和地域分布狭小的银行,是否应该在上市和支撑股民投资的安全性上有保证?“我的观点,任何地区风险的集中和企业风险的集中都有异化能力。如果一个社会是全面失败的,就要考虑整个社会体系的问题;如果不是全面失败,择优支持也是放生各种投资体系、企业参与市场竞争的必须采取的市场经济政策。” 

  “另外,中小银行上市后需要加强透明度,加强监管,使透明和监管形成法制化、公开化。透明度包括要允许所有股民对中小银行的资产质量和营利标准有质询功能,因此,我觉得在中小银行上市问题上没有必要把风险看得过大。”张玉坤说。 


  对此张正平表示,农商行上市后,根据监管部门对上市公司的要求,必须规范信息披露制度、增强信息披露的透明度。“具体来说,农商行必须定期规范地进行信息披露,包括年报、中报、重大事项等,这将督促上市后的农商行进行自我约束,在增强信息透明度的基础上,农商行将接受更加严格的会计、审计督察,促进农商行的规范、健康运作。” 


  服务“三农”不能偏位 


  上市后如何平衡利润最大化与服务“三农”间的矛盾与冲突?农商行必须直面“定位”的挑战与考验。 


  而记者近日就农商行上市话题采访一位省农信联社负责人时,他提出了一个认为需要大家关注的问题,即农商行上市后能否继续或者更好地履行服务“三农”的职责。“农商行上市后自然追求股东利益最大化,在服务农民还是追求利润之间倾向比较明显。我们省由农信社改制的农商行目前还在省联社的督导之下,对他们的支农工作要逐项通过考核,因而不会偏离服务‘三农’的方向。而上市后的农商行属于完全独立运行的市场模式,谁能保证其不脱离支农方向?” 


  显然,挑战与考验并存,张正平说:“农商行一旦上市,资本市场更加有力的约束必然促使其高度关注经营利润最大化,此时服务‘三农’与追求利润最大化的矛盾可能被放大。如何做好两者之间的平衡、实现经济效益与支农的互利共赢等课题,对农商行来说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 


  常熟农商行董事长吴建亚表示:“我们服务‘三农’的市场定位一直没变。服务‘三农’、服务中小企业、服务优质客户,按照‘小对小、小对优’的原则,是常熟农商行的战略目标。” 

  据介绍,在“三农”贷款上,常熟农商行做到了农业贷款占常熟市农业贷款的比例确保不低于85%,该农业贷款占全行贷款的比例确保不低于常熟一产的占比,并对“三农”贷款实行基准的优惠利率,以确保“三农”资金需求。 

  记者在张家港采访时了解到,张家港农商行借上市之契机推进发展,早在几年前就迈出了跨区域经营的步伐,并分为参股并购农村金融机构、发起设立村镇银行、设立异地支行3种模式。先后顺利开设通州、宿豫2家异地支行和寿光、东海2家控股村镇银行,而在此过程中他们始终立足县域农村、考虑管理半径的跨区域发展,跨区域发展没有跨出服务“三农”的范畴。 


  如张正平所说,农商行以建立现代农村金融机构为发展目标,上市毫无疑问应该是农商行发展的必由之路。那么,准备上市的农商行就必须直面“定位”的挑战与考验。